「以前,我曾聽過一個朋友說著我所不知道的,關於我的種族的事。」

 

 

 

 

 

「他說,湖妖一族瀕臨滅絕的原因,並不完全是傳聞所說的環境因素。」他的聲音淡淡的,有些啞。

 

 

 

 

 

 

「湖妖一族有個淒美的特性,那是深烙在靈魂上的本能。」靜靜垂下眼眸,他將情緒遮蓋在眼裡。

 

 

 

 

 

 

 

『終其一生只眷戀著一人,那唯一的人…』

 

 

 

 

 

 

 

 

 

 

 

 

 

 

 

 

 

 

……」欲言,又止。知道情況的她不知該說些甚麼才好,這時說甚麼都沒任何意義…

 

 

 

 

 

 

「從有意識開始,便是尋覓。不斷地不斷地流浪著,尋找可以消除胸中那份空缺的存在。」

 

 

 

 

「直到遇見那個朋友時,我才明白我所追尋的,是。」

 

 

 

 

「唯一會時時牽掛在心,令自己懸念不已的人。」

 

 

 

 

「在來到這裡之前,我一直都在想像著【那個人】。」

 

 

 

 

「【那個人】的外表、個性、他會怎麼喊著我的名字、他會喜歡我嗎?」

 

 

 

 

「喜歡…從看見他時,便受他吸引。」

 

 

 

 

「起初,我不明白為何會一直想纏著他。直到妳們提醒,我才知道這份感情就是喜歡。」

 

 

 

 

 

「喜歡,好喜歡。我找到了,屬於我的,【唯一的人】。」

 

 

 

 

 

「我的夢想,早就實現了。」他輕笑著,絲毫不理會一旁過份安靜的人,自顧自的繼續說下去。

 

 

 

 

「第一個願望是希望能找到唯一的人、第二個願望是希望能陪在他身邊,這兩個願望我都已經實現了,所以…這樣就好了。」

 

 

 

 

「兩個願望已經足夠了,能實現我也該滿足了。不能…也不行再貪心下去了。」

 

 

 

 

「就算,未來他會喜歡上別人也沒關係。」輕輕地,他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說著:

 

 

 

 

「即使最後自己會受傷,我也依然喜歡著他。」這麼說著的他,笑得很溫柔,使得那張清秀中性的臉龐平添了份柔軟的美。

 

 

 

 

 

 

 

 

 

 

 

 

 

 

 

 

 

 

「…只要,你不後悔就好。」最後她還是開了口,但她也只能說得出這番話來。

 

 

 

 

 

「不會的。」笑著,他肯定地回答道。

對於他的事,他從未後悔過,只可惜的事是,他比自己預料的更耐不住性,所以才選擇了避開。

垂眸,略微苦笑了下,才又繼續說著:

 

 

 

「所以,別再費心思在我這了。」他明白自己在做什麼,畢竟自己早已不再像最初那般單蠢天真。

 

 

 

 

 

 

 

 

 

看著青年,少女只是沉默,最後輕嘆了聲轉身離去。

 

 

 

 

 

 

 

 

 

 

 

 

 

 

 

 

 

 

 

 

 

 

『這樣,就好了…』低低的,一句話緩緩融於空中,化為虛無。

 

 

 

 

蘇娘夫人
『湖妖一族有個淒美的特性,那是深烙在靈魂上的本能。』
蘇娘夫人
靜靜垂下眼眸,他將情緒遮蓋在眼裡。
蘇娘夫人
『終其一生只眷戀一人,那唯一的人…』
蘇娘夫人
『……』
蘇娘夫人
欲言,又止。知道情況的她不知該說些甚麼才好,這時說甚麼都沒任何意義…
蘇娘夫人
『從有意識開始,便是尋覓。不斷地不斷地流浪著,尋找可以消除胸中那份空缺的存在。』
蘇娘夫人
『到遇見那個朋友時,我才明白我所追尋的是人。』
蘇娘夫人
『唯一會時時牽掛在心,令自己懸念不已的人。』
蘇娘夫人
『在來到這裡之前,我一直都在想像著【那個人】。』
蘇娘夫人
『【那個人】的外表、個性、他會怎麼喊著我的名字、他會喜歡我嗎?』
蘇娘夫人
『喜歡…從看見他時,便受他吸引。』
蘇娘夫人
『起初,我不明白為何會一直想纏著他。直到妳們提醒,我才知道這份感情就是喜歡…』
蘇娘夫人
『喜歡,好喜歡。我找到了,屬於我的,【唯一的人】…』
蘇娘夫人
『我的夢想,早就實現了。』
蘇娘夫人
『第一個願望是希望能找到唯一的人、第二個願望是希望能陪在他身邊,這兩個願望我都已經實現了,所以…這樣就好了。』
蘇娘夫人
『兩個願望已經足夠了,能實現我也該滿足了。不能…也不行再貪心下去了…』
蘇娘夫人
『就算,未來他會喜歡上別人也沒關係。』輕輕地,他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說著:『就算最後自己會受傷,我也依然喜歡著他。』
蘇娘夫人
這麼說著的他,笑得很美很美,卻也令人感到哀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蘇娘夫人 的頭像
蘇娘夫人

羅維塞斯

蘇娘夫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