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電話那頭是許久未曾聽見的熟悉的嗓,溫和且令人感到放鬆。

「好久不見了。」他笑著,靜等著電話那端的反應。

「……你怎麼會有我的號碼?」用像是看到怪物的眼神死命瞪著手中小巧的機子,深吸了口氣使自己冷靜下來後問著。

「說我有事要跟你說,『他』就把號碼交出來了。」低笑,對電話那頭的人的反應感到相當滿意。
果然,他不曾背叛過他的期待。

「……」該死!!他竟然忘記狄夏對他哥是無條件信賴!!
替自己倒了杯水輕啜,試圖讓自己的情緒和緩些。對上這人,他始終無法冷靜。過了會才又繼續說道:「…所以,找我是要說什麼事?」

「我愛你。」話筒那方傳來清脆的玻璃破碎聲跟極細微的懊惱低罵,這又使他的嘴角上揚了些。
他總是能讓他感到有趣吶。


過了好陣子才又有人說話。雖然讓自己等了會,不過看在他沒讓自己失望的分上,這點等待還算可以接受。
「……你是認真的?」其實是燒壞腦子了吧!?

「認真的。」

「……我有喜歡的人了。」

「我知道。」

「所以你…」那扭曲的愛誰遇到誰倒楣。
皺眉,從兩人以往的互動看來,他實在看不出來冬葛對自己有好感。但既然對方都說是認真的了,那麼自己也該好好回應對方。「對不起,我沒辦法接受你。」

然而話筒那方傳來的低笑聲,讓他驚覺不對勁。


「你當真了?」真的,沒讓自己失望。

「……你…不是說你是認真的?」

「我是認真的,捉弄你。」只不過,後面那段話,他沒說出口罷了。

「…………冬葛,你不是燒壞腦袋,你只是個水澆太多連根都爛掉的混帳!!」虧他真的認真去思考該怎麼拒絕!!

「這讚美挺有創意的,不過,我是真的有句話要對你說。」

「……說什麼?」

「在愚人節受騙上當的,比笨蛋還不如。」回應他的,是電話被掛斷的嘟嘟聲響。






愉悅地笑著,在收回手機時看見一旁聽得有些焦急的胞弟,難得地,他說了實話。

「我討厭你。」一直一直,對這老實敦厚到近乎蠢的人感到煩躁。不管他怎麼做怎麼惡劣,對方始終信賴著自己,煩。

「阿…嗯,我也是喔!」停頓了會,才又露出溫和笑容對著人說。

「喔?」看著眼前的人笑得極為開心的模樣,想也知道對方肯定以為自己在開玩笑。就像個笨蛋一樣。

「嗯,哥哥是在開玩笑,對吧?」

「……」

「咦?不是嗎?」微愣。

「這個嘛…你說呢?」不多做解釋,這反倒使人更加摸不清他的想法。

「咦?」錯愣。

「倒是…」視線轉移向站在狄夏身旁的人,伸手便撫向對方的頰。指尖在那張小臉上緩緩滑動,使得指下的人兒不快的閃避著。

「小東西,其實我挺喜歡你的,要不要拋棄你旁邊的那個木頭,改投向我懷中?」

看著拼命搖頭,警戒著自己的人,他勾起唇角笑著。

趁著人不備時,突然湊近耳畔淡淡丟了句話後便離去,只留下錯愕的兩人在原地。












『我愛你』

 


這三個字的謊言是如此廉價,卻始終有人對之深信不疑。

低笑,他嘲諷著『愛』,他不信賴著所謂的『感情』。

見到幾個熟人就說著這甜蜜的謊言,只是反應卻沒能引起他的注意。

 

 





比原先預料得更加無趣。






他思索了會,本來打算就此回去,然而在此時腦海中卻想起了某個人的身影。薄唇微揚,興致一起,男人直接轉往自己的宅邸方向走去。


記得,那孩子說過今晚會來…






那麼,就拿那孩子來娛樂自己吧,他可愛的『玩具』。




坐靠在沙發上,男人撐頰看著少年單純的臉龐,露出一抹柔和的笑。勾手、低喚著少年的名,蠱惑少年接近自己。

只是,當少年乖巧而羞怯地坐在自己身旁時,他挑起眉來。「…朔那?」

聞聲,少年輕顫了下後看向人,猶豫一陣才挪動位子稍稍靠近人些。通紅的耳根洩漏了少年的情緒,然而冬葛卻沒打算就這樣放過人。

伸臂一撈,輕輕鬆鬆就將人拉跨至腿上放好,單手扣住少年纖細的腰身,不讓人逃離自己懷中。

一連串的動作完後,慵懶靠回沙發看著少年小小的抵抗。

認識了段時間,朔那面對自己時仍會感到害臊,這也讓他……更想好好欺負他。

「討厭?」湊上前,俊顏在少年面前放大,這使得朔那只能窘迫撇開頭,不敢看人。

輕笑,看準了少年不會拒絕自己的接觸,他低首便吻上朔那頸間的肌膚,微涼的薄唇在上頭流連,引起少年陣陣顫慄。

「嗚…姆、……」極力壓抑著,那即將脫口的輕吟,光是這樣就花費朔那不少心力,無助、羞恥,對這親暱舉動的不適應,讓他不知該如何是好;但對冬葛的信賴,使他任人動作卻也不抗拒。

 

 


在戲弄少年時,抽空看了眼牆上的掛鐘,時間逼近午夜…

 

 


他笑著,靠近少年的耳畔,低喃著那三個字。












End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蘇娘夫人 的頭像
蘇娘夫人

羅維塞斯

蘇娘夫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