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緹冷姨,妳…還喜歡著人類…是嗎?」

那是水行者的遺族,一個可愛善良到令人疼惜的女孩所提的問題。

 

她明白女孩這麼問的原因,因為她在不久之前才從人類手中被救回。

遽說她在戰爭初期便已失蹤,數百年來全沒下落;直到前陣子龍族們在尋覓避身處時,湊巧在某棟藏於偏僻山林之中的荒廢宅邸內,發現了沉睡中的她。

聽說那時的她即便是睡著,臉上依然噙著淡淡微笑,就如同往常一般,彷彿任何事都不曾影響過她。

是的,就算是遭到人類背叛、擄去後被奪走了行動能力,幽禁在這杳無人跡的地方,甚至陷入漫長的睡眠之中,她都笑著原諒一切;只因為那是她最珍視的人類、最心愛的學生們所做的。

 

她憐惜他們的脆弱,卻又喜愛著他們的堅強。

就因為如此,她才會如此深愛著人類。

 

看著他們望向自己的崇敬眼神,她知道這不只是因為自己的身分,更多的是對於師長的敬慕。

即使日後,這其中的情感變質,她依然愛著他們。

但那也只是…

 

她搖首輕笑著,溫柔地拍撫著女孩的頭說道:

「不,不只是喜歡,我愛著他們,以一個母親的身分去愛著。」從女孩輕微的反應中可以察覺出她對這說法抱持著疑惑,於是她又繼續問道。「這樣…很奇怪嗎?」

 

「我只是…不懂為什麼人類那樣對妳,妳卻還是喜歡著他們呢?而且、而且其他同伴也……」女孩從其他同胞們的口中得知有關她的一切,即便不算完整,但在看過緹冷的狀況後,明白她其實也失去了許多;再加上自出生到現在為止,她一路看著人類們是如何對待龍族的,雖然其中不乏有善良的人們願意與他們接觸,只是那實在是太過稀少。

 

她微笑,輕輕將女孩摟進懷。「小薩塔,妳有找到妳的寶物嗎?」感受到懷中的人兒搖搖頭,她繼續摟著人安撫著。

「龍族是相當高傲的種族,只聽從自己認可對象的話,例如各族族長、長老、司者銀龍以及龍王金龍;但唯一能使龍變得乖巧順服的,那就是各自的藏寶。

而我的寶物,是那些我親手教導的孩子們。就算後來他們每個人的手上幾乎都沾染了龍族的血,那也不影響我對他們的愛。」她不是不在乎族胞們,只是在她心中有更重要的存在在,這是他們的天性,任誰都無法違抗。

 

「況且,這並非全都是人類的錯。」不論是戰爭,還是她身上所受到的傷害。

年幼的女孩不是很能理解她的這番話,仰起首,漂亮的湖水綠眼眸直直望向女子閉合著的雙眼。

她不明白,怎麼會有人能忍心讓這樣美麗、溫柔的女性有所殘缺?

在奪走她的行動能力後,也將她的視力也一併奪走。女孩實在很好奇,這般美好的女性,她的眼是不是也像她的人一樣美麗?

 

手輕輕拍撫著女孩的頭,打斷對方的胡思亂想。她不打算多做解釋,女孩還小,就算說給她聽,她也無法理解其中的情感意義。

想著,她突然微微揚笑說道:「小薩塔,有件事希望妳不要學,絕對,不要去『憎恨』。

這不是妳們該承擔的,不要將未來都耗在這上頭。」她無法勸阻族胞們,畢竟他們失去的是各自的親人、伴侶,那不是言語就能停止的哀慟。

她能做的便是教導著孩子們不要去仇恨,不要將這悲哀的事延續下去;他們有他們的路要走,沒必要受長輩們的影響,揹負起不屬於自己的負面情緒。

「可是…」

「妳是個溫柔的孩子,就算看不見,不過我感覺得出來。因為溫柔,所以才使得妳如此哀傷;但妳要記得,憎恨只會產生破壞,而這份傷痛也將隨著破壞一起傳達給他人,妳…明白我的意思嗎?」希望妳能保持著這份溫柔,雖然辛苦,但『堅強的溫柔』才能保護自己以及自己所重視的人。

 

女孩沉默,從那細微的動作中可察覺出她幾度想開口,卻又不知該說些什麼好。欲言又止,反覆交錯,最後只是淡幽幽地問道:

「寶物…我也能找到嗎?」

 

她想了又想,思索再三卻還是理不出頭緒。

即便明白女子所說的話的含義,情感卻無法馬上接受,放不下這傷,卻也不想憎恨。最後只能問出這句話來,至少,她會試著去期待未來、期待希望。

 

「會的,小薩塔一定能找到屬於自己的寶物的。」她笑,笑得似水溫柔,淺淺淡淡。

女孩振作完後便又提起勁來,去幫著其他需要幫助的族胞們,力量微薄但足已溫暖他們疲憊沉重的心。

任著女孩從自己懷中離去,殘留的溫度使她想起很久前的過往,嘴角不由得勾起了一抹輕笑。

 

 

一定會找著的。

因為,她衷心希望這些孩子們能找到值得自己去投注心力去守護的,幸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蘇娘夫人 的頭像
蘇娘夫人

羅維塞斯

蘇娘夫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