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陣子天氣冷了些,有人便想學著打毛線,給幾個小的或較親近的朋友們添些禦寒用的東西。

 

但由於家中懂得織物的賢慧女性實在是少之又少,對這方面涉獵較深的幾位近期卻挪不出空閒來。

不得已,正打算讓幾個略懂皮毛的傢伙湊在一起,先互相學些簡單點的時候,遠嫁他方和外出遠遊的黎利及咲蘿兩人各自捎來了訊息,表示這幾日便會回歸探訪。

 

既然有了老師人選,他們便趕著在人回來前把一切都準備好並排定日期。

於是,這場臨時起意,第一屆也可能是最後一屆的毛線教學教室就這麼開始了(?)。

 

 

 

 

 

 

最先眾人都還挺熱心於學習之中,每一針每個動作都細細問明了才又繼續,直到上手後幾個人才開始閒聊起近況,當然手中的動作也沒停下過。

人人手中各自編著一段段花樣與花色各不同的毛線段,期間會稍微停下以調整毛線段的鬆緊度,或計算著針眼以防漏針而造成圖樣不對稱。

 

聊著聊著總是會有人不夠專心,導致漏針了又要拆開來重打。幾次下來,有些人早已放棄跑去邊上玩了,也有的則是被其他東西轉移走了注意力;而其中某個極度沒耐心的人此刻更是連話都不敢多說,眼睛也不敢亂瞧,死死直盯著手中毛線編織,就怕一個出錯又得重頭來過。

 

就這樣勾著打著的,突地一股小小的力道從線頭那輕輕拉扯著。本以為是錯覺,所以也沒多去理會,但沒多久又是一陣輕扯,使她疑惑地循著線頭望去。

原來,不知何時自己的毛線球已從籃子中滾了出去,現在正被幾個小的逗著玩,就連較為穩重的西莉亞也參與在其中。

 

 

 

 

 

 

她又好氣又好笑的看著那三個追著毛線球玩耍的孩子們。

西莉亞也就算了,貓的天性本來就喜歡追著會動的東西跑,可是怎麼連鑲璉和小闕這兩個也跟著鬧了起來?

 

不過這倒是讓她頗為好奇一件事,假如下次把某條魚拎過來給三個小的玩又會是怎樣的情況?

 

 

 

反正跟毛線球一樣都是圓滾滾又活跳跳的

 

 

 

 

 

 

 

 

 

 

 

 

 

 

 

 

 

 

 

 

 

 

 

 

 

輕搖頭。

 

眼前的畫面固然可愛,只是再讓他們這樣玩下去,自己這大半天的時間可都白費掉了。

 

想想她無奈笑了笑,手抓著線頭這端以防毛線段被扯壞,才開口制止了幾個小的:

 

「小亞、鑲璉,給我放下那顆毛線球。」至於小闕,雖然他聽不見,但他有專屬的守護者會幫忙攔住,所以就不提了。

 

 

 

聽到勸說後,三人安分地跑來認錯,她看著他們思考著。

 

這三個平日都文靜乖巧到令人擔憂的地步,或許是因為今天人多熱鬧了些,才會難得玩過頭吧;再加上…她抬頭看向坐在更後面點,此時正『微笑』以對的咲蘿,一股惡寒從背後迅速升起。

 

 

 

 

 

「算了算了,反正小孩子貪玩很正常。只是小亞,妳不是說想要做點東西給妳籽哥哥、靛青哥哥跟…最喜歡的擒擒嗎?」她咬牙切齒地說著。

 

每每想到心愛的寶貝乖女兒最喜歡的人竟然是某片葉子時,這叫為娘的怎能甘心!!

 

不過想歸想,這話還是別說出口,省得女孩難過,她也只能將這份不甘給吞下。

 

 

「…嗯,這就回去做。」其實預定要送的對象不少,她也想趕緊做完趁天還很冷時將禮物送出去,所以才這麼專心的去學,就連剛才也只是想幫忙撿個毛線球而已,沒想到…

想到這女孩有些喪氣,當下趕緊跑回位子上,繼續編起剛才放到一半的東西。

 

另外兩個見狀也乖乖回位子去,這下反倒是自己沒了動力,索性把椅子拉過去隔壁桌,看三個小的學習過程。

 

 

 

 

看著看著,其他人也乾脆挪了位子。因為湊近點除了方便教學和討論外,還很方便教訓人(?)。

一個沒注意,自己的後腦便挨了幾個巴掌。

她無辜地望向周遭。明明她說的又沒錯!雖然小孩子愛玩很可愛,尤其這三個平常都靜靜的幾乎沒什麼機會玩得像剛才那般瘋;可是小亞不像另外兩個只是學好玩,那小傢伙從前幾天就開始列單子做筆記的,似乎打算送給許多人,要不是因為知道,不然她也很捨不得打斷他們玩樂好不好!

有人扮黑臉還不好?還有,到底是誰打得特別用力?可惡這根本是挾怨報復吧這!!

 

癟嘴鼓頰,她嘟嘟囔囔的埋怨道,卻沒什麼人理會她,久了久的她也就安靜了下來,畢竟沒人回應也挺無聊的。

但這情況也沒持續多久,很突然地,她沒頭沒腦的對著週遭人們問了這麼一句話。

 

 

 

 

「你們知道紅線的事嗎?」

 

 

「『紅線?』」

 

 

「嗯,紅線。」看眾人逐漸將視線轉向自己這後,才又繼續說下去。

 

 

「據說,每個人的小指上都繫著一條看不見的紅線。」隨手剪了段紅色毛線過來,將之繫上自己的左手小指後,又趁著某人沒注意時,硬是將另一端綁上對方的手腕上。

沒辦法,誰讓白色的根本不肯鬆手,綁不到手指她只好綁手腕了。

「而線的另一端則是,自己命定的另一半。」哼哼,他們倆這下可是貨真價實的另一半了。

望著半身,她笑得得意。

 

 

「……」看著手腕上的毛線他皺眉嘆了口氣,而後從旁拿了把剪刀,乾脆地剪斷那條所謂的『命定紅線』,絲毫不理會一旁哀嚎的她。

 「你你你就這麼狠心剪斷我跟你的紅線,哩丟安內棒賽襪乾丟?!」

「……」嘆氣,繼續做自己的事不予理會。

「嗚嗚嗚…戩你都不理我,有了新歡舊愛就丟過牆了嗚嗚…」

「…妳很吵。」所以閉嘴。還有,人明明就是她丟過來的。

「!?…嗚嗚嗚…挖墓冠啦…」重點是沒人跟她接話就不好玩了。

 

 

 

 

 

 

姑且先把那些沒內容又沒營養的對話擺一旁,來看看這邊聽完故事的人的反應又是如何。

 

默默直盯著左手小指瞧,看到最後女孩疑惑地偏了偏頭。

對於『命定另一半』這點完全沒概念,一時間西莉亞反倒沒個想法。

 

小女孩啊小女孩。

 

 

 

 

 

愣愣停頓了會才理解完方才那番話的意思,看了看自己的小指,再看向坐在對面的西莉亞,跟著又滿臉通紅的低下頭。

 

思春期啊思春期。

 

 

 

 

靜靜等著朝以筆談的方式將剛才那段話告訴他之後,他看向自己抬起的左手,右手在小指下方處虛撈了幾下,卻仍舊摸不出個東西來。

接著,將視線投向身旁的朝的左手小指上,停留。

 

再看也看不出個東西來的,孩子。

 

 

 

 

 

「那…黎利姐姐的紅線…是牽在曦姐夫手上了?」女孩想了想,望向身旁那始終洋溢著溫柔笑容的人,問著。

 

而他只是回以略帶靦腆的笑顏做為回應。

 

「…慢著,我該先從哪吐槽起才好?」小亞妳故意的嗎?

 

 

「那…咲蘿姐姐…呢?」女孩這次轉看向不遠處的少女詢問。

「目前沒有呢。」少女微笑,輕輕拍撫女孩的頭說著。

就印象中,她並未有類似的對象存在。

 

「…是沒人敢要吧…」小聲。

「嗯?」

「妳聽錯了。」肯定。

「說過了,很吵。」微笑。

「……」剛剛明明就不是妳說的!!

 

 

 

「禍幽哥哥呢?」不理會一旁的吵鬧,女孩轉看向青年,提出了疑問。

聞言,他輕輕笑著反問女孩:「小亞,妳的禮物都做完了嗎?」

 

女孩明白這是對方不想說的意思,便點了點頭不再多問,乖乖回位子繼續做自己未完的手工藝,畢竟這才是她今天的主要目的。

至於命定的另一半這問題,等她再大些時,或許就能懂了。

 

 

 

 

 

 

 

 

 

當日散會後,過了好些天女孩才終於將禮物全都準備好並送出,內心同時暗自希望著這些禮物能夠幫上大家,這是現在的她所能做的事。

 

 

 

她不懂何謂為愛情,在她小小的世界裡,有的只是對大家的感謝與喜歡,這般簡單而純粹的心情。

 

 

 

不是不好奇,但有人卻對這樣的她說:『不要急著長大』

 

 

 

 

 

 

 

 

 

 

 

 

 

不要急著去明白愛情,不要強迫自己太快成長。

她因為外力而沉睡七年,已錯過了天真單純的孩提時代,現在更是沒有必要為此提早結束剩餘的童稚時光。

 

 

 

 

 

 

 

 

「西莉亞有西莉亞自己的步調,不要急著讓自己馬上做改變。」

他動作輕柔地替她梳髮,一邊溫聲說著。

「到時,西莉亞一定能遇到個願意等著妳,陪妳一起成長的人。」

 

 

 

 

 

 

 

 

 

看著眼前溫和笑著的人,她想相信對方所說的話,於是她乖巧的點了點頭,不再拘泥於這問題上頭。

 

她會慢慢去試著學習,為了自己,也為了別人。

 

 

 

 

 

 

 

 

 

 

 

 

 

 

 


 

 

 

 

 睡夢中臨時被打到的梗應是給他衝完了,不過看上去最後變成了小亞的故事的樣子 

 

也好,反正乖女兒的成長過程遲早要補完,順勢補下當做最近的成長情況也好(躺平

 

網路晚點大概又要GG了,還是收收準備去睡好了 

 

 

附註:沒反白就算了

 

 

『衷心希望妳能遇上個願意陪伴著妳成長的人。』他笑,眼底卻隱隱略帶著某些不明的情緒。

他從不後悔自己的選擇,無論是喜歡並去追求對方,亦或是選擇離開。

這段時間他成長了,即使過程跌跌撞撞地落得一身傷,還失去了最初的天真,但他並不後悔,他只希望女孩別跟他一樣走得如此艱辛。

「我遇見了你。」這已是最大的回報。不論結果如何,能夠找到並喜歡上『那人』便已足夠。

垂眸,他溫和地笑著,不再言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蘇娘夫人 的頭像
蘇娘夫人

羅維塞斯

蘇娘夫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