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只是很單純的理由,因為無聊

 

 


時間的流逝對於年歲漫長的龍族而言,顯得毫無意義,和其他生物相比,他們有太多的時間可以揮霍;漸漸地,有些人的心緒出現了扭曲,狂妄、自我,藐視一切,而他亦是其中之一。

 

望向半空,視線迷離,那雙美麗的金色眼瞳像是看盡了一切,卻也像是什麼都沒瞧進眼裡一般,虛無且空洞。
蒼白的赤裸雙足直接踏在滿地狼籍上行走著,全然無視腳下接連響起的刺耳聲響,纖細無助的模樣看起來就像個迷路孩童一樣徬徨,但那也只是看起來像而已。

纖長的白色眼睫輕輕眨動,緩緩地將視線轉挪向周遭那飽受戰火摧殘的殘破遺址。

這裡是他成長的地方,是他的故鄉,更是第一座由他親手毀去的城市。

擁有極其稀少的純血身份使他在族裡備受敬仰,無論是再怎麼離譜的行徑都不會有人敢多作干涉,還是想要的事物也只消說一聲便能輕易得手。

 

 

一切都是那麼地美好而無慮,且十分愚蠢的生活

他嘲諷的笑著。

 

 


任何事都好,無謂好壞,只要能讓他感興趣就行了。

高坐在議會席上這麼說的他,在幾天後任意散播著謠言,燃起龍族與人類間爭鬥的火種;

為了一時興起,他帶走別族期盼許久才誕生的孩子,並歸化為同族,卻又在倦膩時,將之隨意捨棄。

 

 

他人如何,與我何關?

他所重視的,一直都是當下能引起他注意的事。

 

 

 

「無聊。」他斂起笑,再度這麼說著。

接下來,又該拿誰來開刀呢?

 

 

 

 

 

 

 

 

 

 

毫不顧忌現下盛行狩獵龍族的亂象,逕自張著巨大的血色翼膜飛上夜空,一襲白袍在這樣的夜裡異常顯眼張揚,如同他自身的存在。

 

 

 





創作者介紹

羅維塞斯

蘇娘夫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