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法哥哥!!」隨著語調歡快的稚嫩嗓音而來的,是懷中突然襲上的嬌小孩童,腳邊也跟著纏上了幾雙小手,緊緊巴住自己的腿不放。

 

突如其來的衝撞使他差點站不住身子,纖瘦青年以略帶點困擾,但更多的是無奈寵溺的溫柔神情接住了女孩後,一邊以空出的手拍了拍腳邊的幾個孩子們,一邊望向前方不遠處慈祥笑著的老婦人,輕聲說道:

 

「我回來了。」他的家。

 

 

 


 

 

 

 

難得的四天連假,因為擔任家教地方的一家人臨時決定要家族旅行,而其他打工處也都早已安排好班表暫時不缺人手,這意外得來的空閒使忙碌慣的青年一時間有些愕然;但在掛掉通知的電話後,他也決定藉此機會來做些平日想做卻沒空做的事,首先便是給房子大掃除。

只是由於租屋處不大,加上自己平時就有在做基本清潔的習慣,不到中午他便已將所有地方都掃除過一遍,同時也把一些暫時用不著的東西給收起。

等這些瑣事都忙完後,他才有時間坐下來休息,一邊吃著簡便的午餐一邊思索接下來的幾天該如何安排行程。

 

不經意地視線掃向一旁櫃上,那裡放著的是『家人們』的照片。

憶起那珍視著的人們,他不自覺地放柔了神情,擱下手中的碗筷起身走到櫃子旁,拿起相框後以指輕撫過上頭那幾張燦爛笑著的臉龐。

 

 

回去吧 

上次回去也有段時間,早就超過他私自設下的兩個月期限,這麼久沒回去了,不知道院裡的大家都還好嗎?

他想著,嘴角微微上揚起,但眼神中卻隱隱流露出些許落寞。

那裡是他的家、他的歸屬,有他最在乎最重視的人們在,他不允許有任何危險的存在去接近,其中也包括了自己。

對於自己的特異體質,他所能做的並不多,為了不波及到孤兒院的大家,他選擇了遠離,寧可獨自一人也不願珍視的人們受到傷害。

 

 

 

…如果可以--

搖首,把剛升起的軟弱念頭自腦海中抹除,將相框放回原位後,青年草草解決了剩下的餐點並清洗好碗盤,就開始收拾起行李來。

既然已經決定了,那就快點出門,現在回去或許還能趕得上幫忙準備晚餐。

匆忙之際他不忘給孤兒院打了通電話做通知,在檢查過沒任何缺漏後,他才安心地鎖門離開,前去搭乘返鄉的客運。

 

經過一段時間後,他才終於抵達了目的地,甫一下車便遭受到院裡孩童們的熱絡歡迎。即使好一陣子未碰面,但彼此間的感情仍不受此影響;院裡大家的體貼與溫暖,使長期獨自一人努力的青年只有在這時才能感到放鬆下來。

這些天的相處很是愉快,雖然忙碌卻相當充實,只是很快地,短暫的連假假期即將結束,他也該返回租屋處提前準備明天的課業。

在向院裡的大家道別完,青年就此返回日常。

他不曾提及過,不過身為孤兒,他一直很慶幸自己是來到了這裡,只要有他們這些家人在,他就能繼續努力下去。

 

 

 

 

 

 

 

和與之牽繫著的惡魔相遇,還有幾天時間。

 

 

 

 

 


 

 

 

 

 

 ← 此人已死

 

 

 

盯稿盯了很久,中間還遇過臨時的大停電,導致稿子掰掰 

 

 

 

 

補救到昨天其實才補回一半的進度,結果昨天腳受傷所以今天調假在家休養,這意外得到的時間卻讓我趕完了,我該說什麼好…?

 

 

不過拖了這麼久,終於把開始給生了出來,離肉肉還久的咧我說 

 

 

希望能快點補上討論的進度,不過最近要回頭去補自己先前寫到一半的東西,這中途殺出來的企劃真的太罪惡了!!!! ← 完全被打亂進度

 

 

 

創作者介紹

羅維塞斯

蘇娘夫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