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收到回信之後,曾這麼問過他:『…汝──為何、效忠於吾?』

即便是來到了彼此都不再隸屬於導都,也不再是主從身分的現在,為什麼仍對她宣誓忠誠?

 

記得當時,他是這麼回答她的:

「因為信仰。」

他那堅定的神色使她對他感到更加疑惑與不解。

 

說來可笑,她對他的了解僅只是數據上的認知,她從未多加留意過他的事;而他,卻比她自己更加明白她的需求是什麼,不論何時何地,往往只要一個眼神、一個動作,他便能意會並確實地將她的要求做好,無需任何言語贅述。

薩爾卡多的存在對她而言是那麼地自然且習慣,生前如此,現在亦然,也因此她未曾去細想過他留在她身旁的理由。

原以為那只是因為他的性子所然,認真、負責且謹慎的薩爾卡多,若要說他是為了理事會才留在她身旁服侍著她,那一點也不意外。

只是…現在看來,是她想錯了。

 

看著與自己印象差異甚大的人,她想著。

現在的薩爾卡多比現世時來得有生氣許多,也比較有『為自己而活』的感覺,這使他比活著時更像個活人。

是因為認識了大家,所以改變了、吧。

不論是他,還是她都是。

 

眼睫微搧,她將這回答收至心底。

即便對那回應是一知半解,但她明白,他的忠誠,是獻給她而並非理事會;縱然對他的過往不甚瞭解,那麼,就從現在開始認識起。

想到這,她仰起首直直望向薩爾卡多,輕喃著:

 

「一直以來,謝謝汝…往後,請多指教。」

 

 

 

 

 

 

 

 

 

 

 

 

 

 

 

 

 

 

 

 

 

 

 

 

 

 

 

 

因為所以(?),比起過度強勢,其實我比較喜歡因為初生而全然空白,所以從頭學起的存在,而自己在追的角噗團機娘正好差不多是這樣的詮釋

貌似下屬還比較強勢…(看旁邊

 

一點一點的成長,一點一點的改變,從『非人者』學習成為『人』,然後開始發現開始明瞭週遭的人,並去珍惜著初次感受的感覺

比起戀愛比起CP配對,其實我比較喜歡正經向的故事,也因為角噗的關係,所以對機娘還是一種『孩童』的感覺

 

即便有著深厚知識,卻不懂所謂的常識;縱使生活在人類世界有著人的外表,卻還是格格不入;接觸過的人們一個個在眼前死去,死亡對於她只是文件上的數據

這樣的機娘身邊如果有個一直陪著她、彼此信任的人,那應該是一種難以形容的『重要的存在』吧

而且薩爾超萌超棒的!!(淦

蘇娘夫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