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一天是在食物的香氣與男人的低喚中清醒。

 

「該起床了,不然早餐可是會冷掉的。」

男人寵溺地說著。

 

他微笑,緩緩睜開帶媚的細長紅眸望向人,再從被褥中伸出光裸的雙臂。

「抱我去浴室,地板好冷我不想走過去♥」

眨了眨眼,他說。

 

 

「遵命,我的公主陛下。」男人微笑應著,將他連著被單一把抱起,帶進了浴室讓他做早晨的盥洗;而自己則是回到房間做整理動作。

自認識以來,男人始終配合著他的任性,並順著他的玩笑一起玩鬧。

 

 

這反而讓人很想看看這男人失去冷靜的一面。

但是,又該怎麼做呢?

直到男人外出工作後,他都在思考著這問題。無意間,視線撇向牆上的月曆,他才想起一個很久沒回覆的邀約。

 

無聊了這麼久,也該是時候找點事做了。

笑了笑,他回到樓上更衣後便出門了,途中還特意繞去找目前居住地方的村長打了聲招呼。

 

「小光~可以拜託你一件事嗎?」

招手喚人湊近,他無害地笑著。

 

「咦?好,如果我幫得上忙的話。緋姐姐想拜託我甚麼事嗎?」

少年乖巧地靠了過去,邊回應著。

雖然早已知曉眼前的人實際上是男兒身,但既然對方有意將自己裝扮成女性模樣,他也就不點破,只是配合著對方喊著姐姐。

 

「我要去見『外遇對象』,你幫我跟異理說,晚上不用準備晚餐了」嬌嬈地拋了個媚眼後,快速在少年臉上落下一吻。趁對方還在驚愕時笑笑離去,僅從遠處拋了句話,留下被戲弄的少年在原地發愣。「那就拜託了

「咦咦?!外遇對──緋姐姐等、等一下……」

 

 

 

丟下在後頭驚慌失措的孩子,他愉悅地往那熟悉的路走去。

 

記得那兩個孩子只比小光小一些,或許這是他特別喜歡親近小光的原因吧。倒是自己好一陣子沒回來了,不知道那兩個孩子是不是又長大了點?

想起那兩人,他臉上的神情不自覺放柔了些。

 

因為不趕時間,所以他悠閒地走著,直到近午時分才走到了那熟悉的地方──

 

 

 

《華月》

那是他為那兩個孩子所準備的店,也是他們一手建構起的家。

他們據聞是月兔一族的分支,但不管是不是真的、也不管最後是不是得到回月球,那些向來都不重要,因為他們的歸屬並不在那上頭。

 

淺笑,他伸手推開了那扇雕工精緻的典雅木門,眼前所見一切與他離開時一樣,不曾變動過。

 

「歡迎──」嬌小的少女掌櫃在看見他後,臉上的笑容立即收起,皺起眉回頭囑咐了一旁夥計後便走出櫃台往他這靠近,連聲招呼都不打就直接將人往後方內院拖去。

 

 

 

 

「你來這做甚麼?這麼久不見了,還以為你已經忘了這了呢!!」

與他相比顯得異常嬌小的少女為了增加氣勢,乾脆直接踩在凳子上頭和他對視怒罵著。

 

「小千~這樣踩著凳子很危險,妳先下來再說?」眨眨眼,他笑著。

少女能這麼有精神的罵著,讓他感到很放心。看來他不在,他們也能過得很好。

 

「你還會在乎我們?你不是跟那個臭男人跑了,怎麼,現在還有空回來?」

少女在看見他的笑容,反而更加火大。但怒火卻未完全燒掉她的理智。

不是前陣子才說短期內都沒空來,今天卻突然跑來?況且今天這種節日,那個臭男人怎麼會放她哥哥單獨一個人亂跑?她思考了會後,遲疑地問:「……還是…那個臭男人甩了你?」

 

聞言,他愣愣地想著,少女到底是如何將他的歸來聯想到那方面的答案去。然而少女卻將他的錯愕誤解為她說中了事實。

「我就知道那個臭男人不能相信!!哥哥你也是!怎麼能就這樣放過對方?」敢對她哥哥始亂終棄的傢伙,等著瞧!看她怎麼報復回來!!

雖然她並不喜歡自家哥哥被人搶走,但她更不喜歡哥哥遭人玩弄!

就算再怎麼任性自我又喜歡指使他人,愛惹事生非卻又常擺手不理將爛攤子丟給別人去處理;即使如此,哥哥還是有他的優點在的,雖然她自己現在也還沒想到…但是膽敢傷害她們心愛的重要的哥哥,怎麼可能默默吞讓不還手?

一邊盤算著該如何回報給那個現在不在場的某人,一邊憤憤地低聲罵道。

 

本來打算順著少女的誤解玩鬧下去,不過在聽見少女的咒罵後他忍不住笑了出來,知道被戲弄的少女氣急地直跺腳,絲毫不管自己現下是踩在凳子上頭而非平地,搖搖晃晃的模樣頗令人擔心。

正巧,聽見夥計傳言後,趕緊從廚房裡頭跑來的漾雪看見了此景,當下倒也不急著去扶人,只是溫溫淡淡地看向少女說了句:「小千,這樣很危險的,快點下來好嗎?」

「!?……呃、好…抱歉,我馬上下來。」在聽見少年的話後,少女慌忙爬下凳子,安分的站在原地等著少年走近。她可以對著無理取鬧的顧客叫囂、可以揪著她們大哥的耳朵抱怨,但她卻拿和自己有同樣長相的雙生弟弟沒轍。每當他溫溫淡淡的開口說話,再大的火氣都煙消雲散,只能乖乖站在一旁聽他教誨。

 

看著千雨努力擺出乖巧安分的淑女模樣,他略微無奈地搖頭輕笑,而後才回過身轉望向許久未見緋身上,恭敬的行禮作揖。

「哥哥,好久不見了,最近還好嗎?」

「小漾你覺得呢?」面對這體弱有禮的弟弟,就連他也忍不住收起玩心,寵溺地摸了摸對方的頭。

「今晚和『他』有約?」

「是和你們有約喔

「我們?」

「今晚,是平安夜呢」他笑了笑,語焉不詳的說著。

「?」「所以我們今天才會這麼忙阿!哥哥你沒事就滾回去,別來亂!」少年疑惑著,而一旁靜不下來的少女則是插嘴說了句話,他們並不明瞭這樣的日子和緋歸來有何關聯。

「平安夜,是跟家人們一起度過的日子。」那個人的家鄉太遙遠了,所以他邀請他來到他的家,和他重要的兩個家人一起度過。

畢竟,那個人的身旁和這兩隻小的所在的這裡,才是他的歸屬。

 

 

 

「還有就是,哥哥我可是好~久沒看到小漾的裙裝了呢」看著少年被強制性換上女裝,那副羞窘的模樣可是做哥哥的樂趣之一呢

 

 

 

 

 

 

 


 

 

 

平安夜快樂!!!(滑壘

 

雖然發生了嘔事讓我很度濫,不過我趕完了了了了了~~~~~~~~~

 

雖然是拿去年寫到一半的稿子接續寫完,不過幾乎從頭砍掉重練的情況就充當新文吧!!(痛哭

 

匆匆忙忙的,也沒機會重頭潤飾檢查了,所以有問題就…包涵啦

 

我要衝去洗澡了了了了了了(冷爆

 

 

 

蘇娘夫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