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 親愛的奶奶:
    前些天為了這次的任務而去了趟英國,好不容易才在《月亮馬戲團》中得到了份發宣傳單的打工。
偷偷跟您說,其實這是為了協助魔法調查隊去調查前陣子的世界騷動所做的偽裝喔!發傳單意外可以探聽到許多消息,只可惜訊息量太大,而有用的資訊實在太少,不過還是希望多少能幫上調查隊的前輩們的忙!
這次的任務一樣很有趣,也越來越有挑戰性了。但是不知道爹地媽咪是從哪得知我要去英國的事,出門前硬是要我去探望布雪那個小混蛋,結果那傢伙還是跟以前一樣混蛋,一點成長也……

 

 

停下手中的筆,女孩回憶起前幾日的事。

先天體質與機械不合的她,只能藉由洛可可身為魔寵的能力將自己搭載到英國,雖然這情況在魔法界是經常發生的事,但…這算是非法入境吧?
每次由洛可可帶著自己滿世界跑時,她總忍不住會思考起這問題。
不過目前為止也沒聽說過有人因此而被抓到,奶奶跟自家爹地媽咪更是經常如此做,所以應該沒問題…大概。
邊想著邊從洛可可身上爬下,待自家魔寵恢復成平時娃娃般的大小後才將之抱起,從杳無人煙的隱匿小巷中走回大馬路邊。抱著洛可可的她為了不引人側目,乾脆恢復成真實年齡的孩童樣貌,在馬戲團獲得打工的機會後,又馬上趕往另一個目的地──布雪的與貝拉的住所。


受到雙親的委託,女孩不甚甘願的前去探訪對方。本來打算講完話就走的,但從對方與門的縫隙間她看見了一團混亂的客廳,更從簡短的幾句對話中得知男孩外出至今仍未完成過任何一項任務,甚至根本沒怎麼外出過。
看不下去的她最後是放棄與男孩爭論,直接闖進了屋裡替對方掃除起來,並決定晚些在馬戲團打工時將男孩也一併帶了上,最起碼也該交出個任務回報,不能再放任男孩如此渾渾噩噩的過日子!

『我有掃地喔!』『對啊布雪很乖的!』被男孩怠惰的態度氣得直接忽視掉一人一隻所說的話,自顧自的清掃起客廳來,一直到男孩生著悶氣跟著動起手幫忙後,才又開口搭理對方。

只是即便有兩人一起動手,卻還是花去大半天的時間在打掃上頭。為了不遲到,兩人匆匆忙忙地出門,一邊鬥著嘴一邊趕往馬戲團在活動廣場的駐地。

「要是遲到就是你害的!」
「是你太囉唆!」
「誰叫你不愛乾淨!」
「遲到正好哈哈哈,最好他們把你開除~」
「煩耶!快點啦!要是真的被開除,害我任務失敗你要負責!!」
「我又不在乎任務……哼…」被催得急了,男孩的動作也跟著加快起來,但仍倔強得不肯鬆口。
「你已經好幾個任務都不交了,你到底是不是真的想歷練?」
「不想啊。」
「……」女孩因為男孩漫不經心的回話給氣得說不出話來,良好的家教使她只能一股鬱氣堵著,沉默瞪視男孩不語。
她們幾乎是從小一起長大,認識得越久,相對的惦記也越深。雖然討厭對方,但更多是家人般的在乎;希望他能快點成長,所以叨唸著、責罵著、關切著,因為他們不可能一直都在男孩身邊幫助他,況且男孩的性子比別人更不容易交流,一昧護著他是不對的。
但她們再怎麼想,這個渾蛋卻還是這副死德性!!

「你早就知道了,為什麼還要生氣?」面對比自己年長些的女孩的怒氣,男孩顯得有些無措。
「你不懂啦!我最討厭你了!!」
「討厭就討厭………反正我也討厭你!」無措到後來男孩又犯起了彆扭,最後直接賭氣丟下女孩直接往馬戲團的方向走去;而女孩則是氣惱地跟在後頭,誰讓他們在剛才就說好要一起去解任務,就算現在吵架了,這承諾還是得實行。




※※※※※※※※※※※※※※※※※※※※※※※※※※※※※※※※※※※※※※※※※※※※※




發傳單的過程單調且累人,不過對被分配在同一區且在冷戰中的兩人來說,這樣單調的工作反而有助於雙方彼此冷靜,不再像剛開始吵架那般衝動,雖然還有些尷尬,不過已經雙方彼此會抽空偷偷監督著彼此的進度如何,倒也挺有趣的。
只是才剛發完回到馬戲團後,馬上就接到參與臨時表演的委託。據說是有幾位正式團員在外出調查時遭到意外,幸好大家都平安無事,只是來不及趕在開演前歸來,也因此團長才特地來委託她們這些見習生來協助開場。

不過…該表演什麼呢?

「不、不然我來跳火圈好了?」小小的伊莎貝拉這麼提議著。
「你跳得過才怪!」看著男孩反駁了一個個提議,直到上場後才終於下定決心做他最擅長同時也是最不擅長的魔法──物質轉變。




邀請了一位觀眾上台後,在對方的要求下,男孩揚言要把對方的手錶轉變成鑽石材質,但--



「……差不多啦!」看著漆黑的石炭手錶,他說,隨即馬上面臨連串怒罵與哄笑聲。
極少與如此多人接觸的布雪表面仍是那副愛理不理的模樣,實際上內心卻陷入慌亂,此時女孩跑上了台,在經過他身旁時悄聲對他說了聲「做得不錯。」,便接替男孩開始表演了起來。

沒空理會男孩何時離開舞台,女孩現在只希望能在前輩們回來前多留住些屬於他們的觀眾。
雖然才相處不到半天的時間,不過前輩們的努力與用心她都看了進去,或許她的能力還有所不足,但希望表演成功的願望卻跟前輩們相同,也因為這份心情使得女孩比平時更加專注於操縱變形魔法。
先是拿了一塊足以壟罩住自己全身的大黑布披上,在快速扯下的瞬間女孩已然成了隻獅子,黑布再次襲上、扯去時,獅子卻又成了匹漂亮的白色獨角獸;
重複數次變化後,最後出現在眾人眼前的,是馬戲團的主角,小丑先生。






疲倦地窩在舞台後方,觀賞著前輩們精彩的表演。還好趕上了,還好沒讓觀眾們離去太多。
女孩滿足地笑著。






 

 

思考許久,最後還是在信件末寫下了幾句話做結。


 



致 親愛的奶奶:
    前些天為了這次的任務而去了趟英國,好不容易才在《月亮馬戲團》中得到了份發宣傳單的打工。
偷偷跟您說,其實這是為了協助魔法調查隊去調查前陣子的世界騷動所做的偽裝喔!發傳單意外可以探聽到許多消息,只可惜訊息量太大,而有用的資訊實在太少,不過還是希望多少能幫上調查隊的前輩們的忙!
這次的任務一樣很有趣,也越來越有挑戰性了。但是不知道爹地媽咪是從哪得知我要去英國的事,出門前硬是要我去探望布雪那個小混蛋,那傢伙還是跟以前一樣混蛋,不過這次我對他稍微有些改觀了。
雖然緩慢,但是他還是有在成長,至少他肯去嚐試了。至於詳細情況,等我下次放假回去時,會好好跟您說的!

                                     您的孫女 加雷思

蘇娘夫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