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灰濛濛的一片,看上去有些寒。

 

看了看四周,視線落向固定的地方。他緩緩步去,坐定。

不久,便有一名褐髮藍眸的女子出現,跟著在他身旁硬擠出空間坐下。

 

 

 

「吶,你一直看著天空,不累嗎?」

像是耐不住寂寞,她輕聲問。

 

「…………」

她問了個很奇怪的問題。

他是個人偶,在無主的情況下,除非自身能量用盡,否則是不會停止運作,更別說是趕到疲倦。

他不懂她為什麼會這樣認為。

 

「單方面的等待是很累的喔。」

 

「……」

斂眸,他靜靜等著她將話說完。

 

「欸,你希望來接你的…是『雪』還是『人』?」

 

「…………」

沉默,他不明白自己是為何等著,只是慣例會在做完事之後來這邊坐著,甚麼也不做,只是安靜看著天空。

他只知道。

他在等,等一個能讓他真正擁有靈魂的存在。

 

 

 

女子安靜陪著他,而後便逕自離去,如同來時一般。

一會,換了個容貌相似,氣質卻差異甚大的藍髮男子走近,他低聲問:

「午安,這位子能坐嗎?」

他點頭,讓出一旁的位子給男子;男子坐下後,也只是替自己倒了杯熱茶,將夾在腋下的書拿起繼續看著。

 

 

 

 

 

 

 

寂靜,除卻翻閱書頁的摩娑聲以及男子的呼吸聲外,幾乎沒有任何聲音。

他們兩人不語一段時間後,男子嘆氣將書闔起收好。

 

「你的本質在最初已二分,心在這但靈魂卻不曾存在過。」

他說。

 

「…………」

他比誰都明白這個事實,他是只完成一半的作品。

以雪製成,以冰為心。

因為這顆晶瑩冰冷的心被喚醒而跳動,他才開始有了行動能力與記憶;但是他沒有任何情感、更不會自我思考,像是活著卻也不曾活過的他。

 

 

 

「現在的你只能生存在這裡,但你最需要的卻不在這……這對你到底算好,還是壞呢?」

 

「…………」

無機質的眼瞳清楚地將對方倒映其上,漂亮、乾淨,卻沒生命在裡頭。

 

「……瓔珞把你託給她,也許是希冀她能幫你找到屬於你的『那個人』吧。」

無奈地笑著,對這純粹卻又充滿矛盾的人偶說這些又能怎樣呢?

搖首,他也跟著離開了。

 

「…………」

安靜地看著對方離去的背影,他又再度抬首望向天空。

 

 

 

 

 

 

 

 

 

 

 

他最初的記憶,是她們之間的對話。

 

 

「請暫時收留他

 

「欸?!等下!!就算我這什麼人都收,但妳直接丟屍體過來會不會太過分了?這我可不敢收啊!我還不想驗證殭屍存在的可能性!!」

 

「什麼屍體,真過分!這可是我最得意也是我最後的孩子喔

 

「是娃娃?那還好說,可是我沒跟妳訂娃娃啊。」

 

「有誰~說要給妳了?人家只是請妳找個地方讓這孩子住而已喲

 

「嘖!可以是可以,但為啥要放我這?妳不是都很寶貝妳的娃娃們?」

 

「嗯~體質不合吧

 

「啊?太太妳這樣說我哪懂?」

 

「真麻煩~總之,故鄉會呼喚著它的孩子,但我沒打算回去,所以~它就決定直接吸收囉

 

「這種事不是可以笑著講的吧?!而且這跟妳回故鄉有什麼關係?」

 

「吶~我問妳喔妳覺得~這孩子是什麼作成的呢?」

 

「嗯?不就是…啊!?……」

 

「所以我們不能碰面吶畢竟消失了~可就不好玩了,妳說對嗎?」

 

「……可惡妳這任性的女人!!吃定我一定會幫妳就對了?」

 

 

他聽見她們的聲音逐漸離去,最後回歸平靜。

他唯一記得的,是『她』的笑聲。

 

 

 

 

 

 

 

第一次見到『雪』時,他們之間隔了一面鏡子,跨過兩個次元。

在人群中,他憑著直覺找到了她的存在。

銀髮白衣,一身潔白的她,最為顯眼的是那上揚的唇,艷紅似血。

 

 

 

 

她很美,但美到不像個活人。

他看著女人紅豔的唇揚起一個美麗弧度時,再次確認這個事實。

雖然有表情會動作,但感覺不出她的心存在。

 

跟他很相似,沒有情趕、不懂思考的人偶。

有著人的外表,內心卻冰冷如同死物。

 

 

 

然而那雙燦燦銀眸在看向某處時,剎時間靈動活生了起來,使她不再像是個人偶。

對於這轉變他疑惑了,看著她逐漸走離人群,接近一名坐在河畔旁休憩的女子;背著人群的女子像是早就知道接近她的人是『雪』,回首便是一抹笑。看著她們的互動,感覺得出兩人交情相當深厚。

看著兩人愉悅地說笑,他沉默。

不懂,無解。只不過是個女人而已,為什麼『雪』會有那樣的變化?

 

 

 

「那是洛皇絲,瓔珞的至交好友。雖然我個人比較相信她們之間有姦情!!」

「……妳話就不能好好說嗎?總是喜歡多說些胡言亂語……」

「欸?你罵我?我說的明明就是實話!!你看看她們兩個,感情真的好過頭了嘛!!問她們他們也只會跟我說任憑想像,真是太吊人胃口太過分了!!」

「……」男子決定直接忽視自己的半身,對著他繼續說著:「她們是彼此最重視的友人。

因為重視著在乎著彼此,所以會為對方而改變,情緒也隨著對方牽動起伏。現在的你或許不明白,但總有一天,你會了解的。

當你有了重視的人之後,自然就區別得出對方與他人間的差異在哪。」

 

「是啊,等你有自己真正的意識後,你自然會明白感情這種事的;

雖然說就算不懂感情也是能活得好好的,不過……只有軀體活著卻沒有絲毫情感回憶存在,那樣的生命不寂寞嗎?」

 

「……」

「你不懂喜、不懂悲,沒有一絲情感的你,唯獨對創造出你們的瓔珞相當掛心。對於這點你沒任何疑惑?」

 

 

「…………」沉默,他依然安靜如故。

「……算了,反正你的『雪』說了,等你有主人後,你們之間的牽制便不存在,到時候你隨時都可以去找她。

不過在那之前你還有很多不足的地方要學習,要學習如何當人,你還有很多事要學呢!」

說完,女子將他扯下身,伸手拍了拍他的頭說:「不論『現在的你』在未來會如何,希望你都不要迷失,現在的你即使不完善,但那也是你。

雖然瓔珞說過現在的你並不算是活著,但對我們而言,現在的你是存在著的。」

「難道說沒有靈魂心就死了?如果連你自己都否定自己,只會等待的話,是甚麼都做不到的。」

她鬆開他的手,盯著他平靜的雙眼看,像是想在裡頭找出一點情緒變化。

 

「……妳這麼看他也是沒用的,妳先出去看看大家吧,那幾個脾氣比較倔性子比較野的傢伙現在八成玩瘋了,沒人盯著晚點又會出事的。」

「啊啊啊啊────!?對喔我都忘了!!外面那幾個傢伙最好別把事情鬧大!總之我先出去了,戩你等下也快點來幫我啊!!小鏡!!小鏡!!我要出去───!!」

 

看著又叫又跳往門外跑去的女子,他們在度沉默。

「……嗯咳、抱歉見笑了。說回正題,你很聰明,任何事一學就可以輕易上手,但其中的道理,你又明白多少?一昧接受他人所給予的認知,只會將你困在裡頭。

的確,現在的你只能生活在這方世界,因為你的心不曾活著。你是人偶,但你活著、存在著,請多為自己思考,不要將自己侷限了。」

「我話說到這,你懂嗎?」

 

「……」

 

「……還是不行嗎?」

 

 

 

「……我……也會有那麼一天……嗎?」

 

「嗯?」

 

撫上胸口,感受底下那緩慢律動的心跳、冰涼的體溫。

「我也會找到,那重要到會讓我產生情緒的…存在嗎?」

 

「會的。」男子微笑,輕說:「因為,你已經開始為自己產生疑惑了。」

只要不將自己視為人偶,便不會排拒他人的存在進入。

「在那之前,還有很多事等著你去學、去理解,好好思考吧。」

 

「……好。」

看著微笑離去的男子,他點頭。

 

總有一天……總有一天……

 

他撫著胸口,靜靜聆聽著心跳聲,緩慢,卻存在著。

 

 

 

 

 

 

 

 

 

創作者介紹

羅維塞斯

蘇娘夫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